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太空草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[神话]《忠魂烈魄的拷问》(原创)  

2009-08-19 11:14:1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引用

太空精灵[神话]《忠魂烈魄的拷问》(原创)

 [神话]《忠魂烈魄的拷问》(原创) - 太空精灵 - 太空精灵的博客

[神话]《忠魂烈魄的拷问》(原创)

话说八一建军节早上,天安门广场庄严的升旗仪式乐声响起,吸引了革命烈士江竹筠、彭松涛、陈铁军、周文雍;模范县委书记焦裕禄、劳动模范王进喜,各驾祥云,乘风而至,忠魂不朽,于节日共聚首都,准备观看阅兵盛典。

但当各位烈士按下云头,飘落天安门广场时,竟发现早有解放军方队在此结集,细看之下,原来是对苏、对印、对越自卫还击战中英勇牺牲的健儿烈魄,于自己的盛大节日,不约而同的结集而至,以壮今日祖国三军之威。

此际天安门广场,正是曙光初照,晴空万里,猎猎旆旗,迎风招展;碧空之上,云雀高唱,苍鹰低旋,祥云漫卷,凤凰来仪。共和国的忠魂烈魄,凝聚祥瑞之气,额手共贺升平。

正当烈士们相互告慰,无限欢欣之际,本来遍地兰香的广场,突然阵阵腐臭袭来,随即地下冒出几缕黑烟,瞬间几个贪官、奸官、庸官的魅影即显露出来。常言“小鬼见不得大神”,孽鬼们会在此碰上忠魂烈魄,真乃始料不及,在万千道神光直射之下,它们既无法遁形也不敢仰视,惟有统统匍伏在地,听候发落。

烈士们看到这群祸国殃民的孽瘴,早已气不打一处来,江姐尤其愤怒,只见她柳眉倒竖,杏眼圆瞪,厉声棒喝——

江姐:“孽鬼,可知我们当年为何能忍受酷刑,舍却生命?是为挽民族于水火,为国家强盛,为人民幸福。可你们却长了偷天狗胆,敢将人民财产视为己有,巧立名目,中饱私囊,该当何罪?”

贪官:“江姐息怒,卑职初踏官场,也不敢贪,但后来发现,上贪下贪,已成习惯,卑职不贪,上下难容,所以……”

“住口!”彭松涛一声断喝,吓得贪官浑身抖索,噤若寒蝉。彭松涛继续厉斥:“千难万难,怎有当年我们在白色恐怖下开展地下工作那么难?”

贪官:“彭政委,你有所不知了,如果我不肯同流合污,同样随时会有飞来横祸,腹背受敌之险的呀。”

周文雍:“混蛋,就算飞来横祸,腹背受敌,你顶多丢掉乌纱而已。但当年反动派把彭政委的头割下挂上城数示众,江姐十指被敌人用竹签从甲缝插进,鲜血淋漓,最后慷慨就义,他俩也毫不畏惧。你为什么就没有这样的革命勇气?为什么不敢跟坏人斗争?你怎么不想想,头上的乌纱是谁给的?是人民!你无权牺牲养你活你的人民利益,来保自己的乌纱。”

贪官:“是是,若有来世,卑职一定改过。”

“妄想!”陈铁军又一声断喝,随即对贪官怒目而视说:“你肮脏的灵魂和你腐烂的良心,早已被自己卖掉,没了灵魂良心还想侥幸超生?自作孽,不可活,你是万劫不复了,呆在十八层地狱思过吧。”

  奸官:“对对对,贪污确该死,卑职没贪,请容告退。”奸官说罢就想溜之大吉,怎料焦裕禄一声:“站住!”恍如雷响,吓得奸官连忙龟缩不动。焦裕禄指着奸官说:“你身当重责,一不为国分忧,二不为民造福,三年灾荒,储粮盈仓,拒不赈济,原因何在?说!”

奸官见算当年旧账,即时磕头如倒蒜的说:“焦焦焦书记,卑职在省府,饥民在乡村,具体情况,卑职委实不知其详。”

“胡说!”焦裕禄气得切齿:“那是因你好大喜功,欺上瞒下,明明歉收,虚报丰收,故而坐视百姓挨饿,不敢动用储备粮食赈灾。”

  奸官:“是是是,不过卑职在省,乡村在县,县不上报,卑职也不知情的呀。”

这时连秉性敦厚的王进喜也忍不住大声喝问:“你口口声声说在省里,啥也不知是吧?这不就是吃了人民的,却高高在上当老爷,不管人民死活吗?”

  奸官:“不敢,不敢,卑职不敢。”

  王进喜:“你不敢?你啥都敢。人家焦书记不也是在县里吗?可为啥那乡那村有事他都知道?就因为他有对国家、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。焦书记调到兰考县时已患有严重肝病,但他硬顶着肝痛,连续四个月没日没夜地奔波“追风”、“追水”、“追沙”,直接下到一百二十多个大队摸查,拔涉五千多里风沙地,盐碱地,水涝地,把兰考“三灾”情况摸个一清二楚,不到三年,把人人都说没法治的兰考“三灾”制服,至今兰考人还在享他的福。”

奸官:“可焦书记不就因为这样,不到45岁就肝癌不治了吗?”

焦裕禄:“可我已兑现入党誓言,终其一生,无悔无憾。但你呢?身为一省至高领导,歪曲中央政策,带头括浮夸风,虚报粮食增产数量,以至旱年闹荒,不敢开仓赈济,更欲盖弥彰,禁止灾民逃荒,见死坐视不救,还诿过于中央,诬其推行极左路线,以至民怨至今,伤了党的威信,离间干群情感,你这奸官,祸国殃民害党,可谓罪大恶极,死有余辜!”

奸官:“是是,卑职罪该万死,可我不是已经死了吗?但求恕我十八层地狱之罪,卸我上十六层吧。”

周文雍:“无耻之徒,不忠不诚不仁不义,打下廿八层地狱,偿受万死之苦!”

庸官:“对对,周总指挥光荣、伟大、正确、英明,诬陷主席诬陷中央的奸官,就该打下廿八层地狱去!”

战士:“你这庸官,不学无术,只识献媚,无所作为,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庸官:“哎哎,兵大哥,你有所不知,常言无官一身轻,可见当官一身重,人在官场,身不由己,做多错多,言多惹祸,最好喝茶上网看报纸,不说话来不办事,安安份份捱日子,捱到够钟软着陆,安度晚年是福祉。”

战士:“嘿嘿,我们在前方浴血牺牲,你却在后方悠然养生,占高位,享高薪,不作为,保自身,误党误国误人民。”

庸官:“是是,我误党误国误人民,不过我既没贪公款,也没害人民,还算有灵魂与良心,应该可超生吧?”

战士:“你该超生?回想当日对越自卫还击老山一战,我们整整一个排的战士全部英勇牺牲,只剩下被炸断手,炸飞眼球的排长,他满脸满身都是鲜血,还撑着大喊同志们冲锋,直到把全排战士的名字挨个喊遍,也听不到有人回应,这才知道部下已全部牺牲,这时敌人围了上来,他用牙咬开手雷的保险盖,与敌人同归于尽。”战士说到这儿,不由自主呜鸣恸哭,热泪狂流。

江姐:“庸官,听到没有?如果你也配做人,那英雄排长岂不要当上帝?”

庸官:“但排长面对的是战争环境,我面对的是和平环境,怎可同日而语啊。”

焦裕禄:“那么王进喜呢?他在大庆油田,遇上油井突喷,难道让宝贵的石油烧光?为了保住国家的稀有资源,他倒进大量石灰混沙压井,但还未能把井喷压住,他又再倒入大量水泥,但水泥一时没能溶和在石灰混沙的浆水中,井喷还是未能压住,王进喜二话没说就跳进石灰池里,用双手搅拌水泥成浆,这才把井喷压住了。难道王进喜会不知井喷的危险?不知石灰会伤人吗?”

王进喜:“工作岗位就是战斗岗位,要打胜仗,同样是要拚命。”

陈铁军:“对,所以既有战斗英雄,又有劳动模范。”

周文雍:“无论身处战争或和平环境,我们对国家,对人民的责任都是一样的。”

彭松涛:“所以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,只想坐享,不动脑筋的家伙是不配做人的。”

江竹筠:“我看这件公案还是由劳动模范王进喜判决吧。”

王进喜:“废官,你想睡得好,吃饱肚,不动手,不动脑,最好去做猪,最多挨一刀。”

王进喜几句话说得大伙哄然大笑,随着朗朗笑声,轰然礼炮齐鸣,孽鬼吓得堕回地下。

天安门广场回复平静,旭日高升,礼乐齐鸣,庄严绚丽,开始阅兵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