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太空草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新出画册自序  

2011-08-22 13:28:06|  分类: 艺术理论鉴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王秦《新出画册自序》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水墨为神 师法自然

起初我是一个诗人,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,把二十年积聚的对乡村生活的感悟和对美的最初的认识,汇集到两本厚厚的诗集里,在写诗的过程当中,发现文字不是美的唯一的表达形式,于是拿起了画笔。

现实生活应该有表现的权利,我由日常现实生活触动起来的情感都要求表现,而且也应该得到表现。我没有过多的动听的语言,绘画就是我内心的辞汇,不要说现实生活没有诗意,我习惯从平凡的事物中发现引人入胜的美的侧面,这就是我作画的动机,也是我画面的核心。

世界是那样的多姿多彩,生命是那样的蓬勃旺盛,哪怕屋檐下新抽芽的小草都是我绘画的动因,都能带给我生命的感动。画应该来自现实生活,从现实生活中获得坚实的基础,所以我数次深入原莽森林写生,熬过多少凄风苦雨,听过几番暮鼓晨钟,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绘画表达方式,那就是:线为筋骨墨为肌肉。线条在整个画面中起着主导作用,借鉴传统“骨法用笔”造型时,以细微的“游丝描”和劲健的“铁线描”分体而用,追求线与线之间粗细、长短、轻重、刚柔、缓急、疏密、曲直、横竖、藏露的多重对比,从第一笔开始就在画面中制造了矛盾,然后重复矛盾,解决矛盾……写生并不是机械地死板地去考察研究对象,去复制自然,而是以艺术家的心灵去领略自然,化自然为艺术。我想,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体验生活吧。在这个过程中,融入了画家的个人修养、文化修养、生活经历、价值取向、画技画理等,它实际上是一个综合体,把各类要素汇集到一起,从而产生独特的艺术语言。李可染先生说过,中国绘画的一个可贵之处就是离现实可视形象较远。写生不能简单地再现对象,只求“著升沉”或“识夫鸟兽草木之名”。优秀的画家往往“惨淡经营”、“神机巧思”去构建充满情感和哲理的境界,启发读者“物与神游”。我想,这就是中国画“中得心源”的要义。

我在创作时不喜欢用颜色,先秦哲学中认为,色彩本身不是万事万物的本质,而只是按照阴阳五行之理生成变化的事物的表象,老子也在著述中说“五色令人目盲”、“一阴一阳之谓道”、“道法自然”,所以,我借用绘画载体的白色,发挥墨在水分调节下出现的层次变化,达到如张彦远所言“运墨而五色具”的艺术效果。水是墨的生命,如果墨没有水,就如一块干烙铁,死板、沉闷,无任何生机,所以中国历代水墨画家一谈到用墨方法,总是强调用水。《画谭》说:“墨法在用水,以墨为形、以水为气、气行形乃活矣!古人水墨并称,实有至理”。黄宾虹也说:“古人墨法,妙在用水”,这里所谈的用墨,并不全指大写意,在线描中同样也可以体现。线描同样也有干湿之异,浓淡之别,同样也有“五墨”(焦浓重淡青五个层次)和六彩(干湿、浓淡、黑白三组对比),不然画出来的线就是死线,线条一旦僵硬、刻板,画面也不会有生气。

当然,我偶然会试探着用一些颜色,不过是以墨为主,以色为辅,作为辅助媒材的色彩,依然遵循“随类赋彩”的原则,这样色彩不但不会削弱水墨的主要地位,反而会给画面注入新的活力。我再谈谈用笔的心得,所谓的勾、点、皴、擦、泼是我惯用的形式,通过不同的用笔表现不同的艺术效果,用笔的形式是灵活多变的,当根据画面的变化而变化。我追求用笔的随意性,毛笔拿在手里要灵活自如,不能有负担。毛笔就是工具,工具一旦用得不熟练不受控,也就做不出好活。

临摹也是重要的一环。我曾在陈子奋、任伯年、陈老莲、宋人小品等线条上下过苦功夫,右手中指上曾磨出几大水泡,到如今依然有厚厚的茧。但是,这种临摹绝非死临,并不是如某些人一样把底稿复印放大,然后垫在宣纸底下拷贝。我所领悟出的临摹就是先读原作,把原作中的要义与精神读透后,加入自己的思想情感,摘取原作中最精彩的部分变为已有。在这个过程中要不断地调整、甄别,看看哪一部分最适合自己。也许,“废纸三千”就是这么来的吧。

最后再谈谈创作,创作就是写生和临摹的结合体,把从大自然截取来的艺术形象综合前人的艺术技巧,用自己的心灵和精神去表达。绘画是一件很苦的事,但是对画家本身来说却是苦中作乐。在此,引用我2005年7月19日在《人民日报》上发表的《芳草吟》:

惺忪的燕尾

刚剪下春的消息

无声的绿

就从脚底 一路

铺至天涯

 

积蓄一冬的能量

在鸟的欢歌声里 终于可以

尽情舒展我的臂膀

 

远离一种卑微

我坚定的信念 紧贴着地面

风雨掠过

一种蓬勃的美 一针一针

织出大地的青

心里的青……

也许我只是中国画发展道路上一棵小草,但草亦有草的情怀和精神。期待中国画能在未来的世界里大放异彩! 

 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王 秦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○○九年十二月于北京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