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太空草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醉对昭君(散文)--转载  

2016-09-28 11:23:31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『云 . 游』内蒙随笔④ ——醉对昭君 - 坐看云起时  - 坐看云起时

 

/图 坐看云起时

 

一、

 

呼和浩特,蒙语的意思是青色的城池,那个“青”色,原指古时城墙墙砖的颜色,而我倒更愿意把它理解为草色青青。据说上个世纪中叶,呼市的城边上就有大片大片的草场,有如长调歌谣般的茫茫无际,而那首再著名不过的《敕勒歌》,其实也是古时的歌手流连于此地的景色,感慨而发的。

 

我是揣着对“天苍苍、野茫茫”的那份敬仰来到呼市的,然而不幸的是,看到的却是灰蒙蒙的另一片天空。朋友笑说,呼市那也是百万级人口的大都市呢,工业城市所该有的,它是一项也不会落下的,包括污染。

 

当然了,也不由得你不怅然,即便从呼市往北开上两个小时的车子,所到达的希拉穆仁草原,也是见不到“风吹草低,见牛羊”的景象的。那里的夏草也不过将没脚踝,一位老牧民在酒后曾无比伤感地对我说,“现在这草浅的,看马儿在上边跑,他都心疼”。

 

这是我对呼市以往的印象,而这是我第几次来呼市了,也记不大清了,反正人是多有纯属地走出车站,又多有无聊地走在清晨六点的街道上,在一家还算干净的早点店,要了两根油条和一杯奶茶,然后望着窗外的街景,细嚼慢咽地消磨时光。“在呼市总是来去匆匆,这次是否该留下点什么?”再呷下一口奶茶后,恍惚地问自己,“若有时间,就去看看昭君墓吧,说了好几次了,”这是自己的,也不大确定的回答......就这么冲着窗外傻笑着憧憬的时候,手机没头没脑地唱起歌来,小宝在电话那头问,“在哪呢?”我犹豫了几秒钟,说,“呼市”。

 

半个小时后,我已经与小宝坐在了酒店的客房里,好一阵虚情假意地寒暄叙旧过后,小宝电话也渐多了起来,每必提北京来了朋友,就仿佛我的兜里揣着红头文件。我了解他,这是在组织中午的饭局了,小宝待客之真诚,以及在我看来有些过了的隆重,总让我汗颜,因为他到北京来,除请上一两顿饭外,我是很少全程地陪的。

 

在内蒙结识了一些朋友,而其中蒙族的倒真是不多,小宝算是一个。他个头不高,体态敦实魁梧,只面相上与惯常见到的四方大脸、小眼睛的蒙古男人有些出入,人家是标准的帅哥,是总能招揽女人青睐的那种货真价实的帅哥。而不愧于草原人称呼的,更是他的性格,仗义,豪爽,对朋友那是蓝天白云般的挚诚坦荡......不过,那片蓝天过于广阔了,有时,也挺招人烦的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『云 . 游』内蒙随笔④ ——醉对昭君 - 坐看云起时  - 坐看云起时

二、

 

每次,都为他的挚诚所俘虏,以至要无一例外地熔化上大半天的时间在饭桌上,这也是我来呼市害怕见到他的原因之一,太耽搁时间。可这一关赶上了,终是要过的,这不转眼间,不知道他哪淘换出的大家伙,便已欢聚一堂,认识的,不认识的,认识过又没留下啥印象的,不认识但却是相识恨晚的,欢乐的手们乐此不疲地握在一起,云山雾罩地编织着高朋满座后的喜庆。

 

去内蒙再怕的就是个酒字了,最初曾试图纯真一把,索性拉下脸来说自己不会,可这一酒桌的内蒙人没有一个不是喝酒的好手,而面对这一桌男女的赤诚相劝,最终连自己都觉得不喝上两口,那是在丢北京的人了。于是代表北京少来点儿,少来点儿的杯中酒,也就一个蒙古厘米,一个蒙古厘米地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。不过酒也确是个好东西,喝到脸红时,也就不知道脸红了,原本厚重的心门,也一下变成了玻璃做的,那颗还在里边蹦跶的心,也像是玻璃鱼缸里的鱼儿,可以随时准备着掏出来,给谁。如你还能坚持着再喝下去,眼前依旧叫不出名姓的那位,就也可以成为古道热肠的兄弟了,以至要在卫生间里相拥上一两根烟的功夫,互吐衷肠。

 

那午饭也有吃完的时候,其后小宝来了兴致,大手一挥,象老片子里的团长、营长,“今儿个兄弟高兴,都别走,唱歌去”,天还大亮着,就开始夜生活,我真是不大习惯,再说虽被酒精泡得木讷,但我还依旧不忘着那个惹得大雁轻生的女子,便将小宝拉到一旁,悄声商量着,“要不,散了吧,还有事情......”。“唉,那怎么成?”小宝嗓门宏亮得义正词严,让我瞬间找到了做贼被抓的感觉,“去哪,你说,有兄弟们陪着”,于是,几辆车浩浩荡荡地杀到了城南的昭君墓。

 

据说每年凉秋九月,塞外草衰,唯有昭君墓上草青如旧,于是昭君墓又被汉地的文化人儿称为青冢。不知是对一个女子远嫁蛮族的敬佩,还是出于对昭君和亲以换来和平的敬仰,在内蒙,叫做昭君坟的地方有很多,呼市这座只是其一。

 

包头西南有一个黄河渡口,它的名字也叫做昭君坟。记得那次嘴馋,中午去吃黄河大鲤鱼,席间还打趣老板,问这昭君可是王昭君?老板其实就是船老大,很认真地埋怨我,说怎会不是?我们一笑,再问他昭君遗迹在哪里,他就囫囵地答不出个所以然了,只大咧咧地笑着说,反正在这里是没错的。如此倒说明两件事情,历史很朴实,它不会忘记为它做过贡献的人,尽管她是个弱女子;塞北人也很朴实,他希望美丽的传说就发生在自己身边,即使自己都说不清楚。

 

我将这个故事讲与小宝,他拍着胸脯对我说,“兄弟呀,信我,就是这里呀”,这时给他把铁锹,相信他是一定会挖出来给我看的。其实他哪里晓得,我这人更是天真,如能另给一个选择,我倒宁愿美丽的女子去化蝴蝶。

 『云 . 游』内蒙随笔④ ——醉对昭君 - 坐看云起时  - 坐看云起时

 

三、

 

青冢前,是昭君与呼韩邪单于联辔而行的雕像,单于侧目昭君象是在说些什么,那形象让我们中的一位想起了不怀好意的导游,跟他旁边的几位,一道找到了共鸣,凑在一堆象春天里发了情的鸟儿,竞相大笑着展现酒鬼才有的肆意。昭君倒仪态坦然,她眉目低垂,信马由缰,看来眼前辽阔的草原风光已经让这位大江边走来的女子,迷恋了。雕像基座上用汉蒙两种文字,各镌刻着两个字——和亲,那是昭君此行的伟大目的所在......等等,让我想想,匈奴的那个年头怎么用的是蒙文?

 

青冢是一座覆钟型高高的封土堆,前方有一碑亭,亭内有石碑刻着《王昭君之墓》。青冢两侧有小道,可以盘旋上至冢顶。那冢有三十来米高的样子,向上爬时,腿还有些软,爬到上边,出了一身汗,小风一吹,贪玩了半日的意识才算陆续回了家,这时才真的体会到,有个头脑的好处。

 

冢顶是个平台,中间地立着一座六角碑亭,亭内石碑一面线条细腻地描绘着一位汉代女子的画像,一面笔力遒劲地书写着两个字《大德》,它们在碑的两面,需要人转着圈的品读。以青春女子的容颜去配以黄钟大吕的称颂却是需要些交错的想象力,如这大德,却是万民敬仰地推崇,就如这一锹一锹堆起的高高的封土堆,而这土堆之上呢?不过是这孤零零的一座亭,一座碑而已,那是一个青春女子的孤独。

 

如此运转我还有工作能力的那几个脑细胞,像模像样地想了半天,也搞不明白了,这两个字是算做颂扬嘛?怎么倒像是鞭挞?免起刀兵,救济苍生也可算是功德无量,可不能王师北定,也不能固若金汤,而让天下去藏在一个美妹身后,终却是中国男人的悲哀。更何况在那个故事里,还有个贪财的画工,还有个“画图省识春风面”的皇帝,如此倒理解了昭君欣然自去的决绝,如此倒觉得这样的决绝更是美丽,如此倒以为杜老先生流传千古的那句“千载琵琶作胡语,分明怨恨曲中论”,分明就是他老人家一厢情愿的瞎操心。

 

站在冢顶,真就有“天似穹庐,笼罩四野”的感触,土默川平原茫茫无际地延伸到了天际线,蓝天也广阔得像是低了几分。风云际会,大气吞张,总能让人热血喷涌,于是借着酒劲,不觉脱口咏出:

岁岁金河复玉关,朝朝马策与刀环。

三春白雪归青冢,万里黄河绕黑山。

 

咏完算是长出了一口气,身后却似有女子招呼一声“先生”,环佩叮当,暗香浮动,悄然而至。

我扭头见她汉代衣冠很是惊奇,正欲问“莫非您是?”

她却已开口道,“先生,您可曾见到狂飚铁骑,孤烟大漠,如血残阳?”

我忙答,“不曾。”

“那何以咏出征人之怨?”

我红着脸说,“感动这首唐人绝句的气势,来此多半为它,当然了也想为美人您出口恶气。”

“征人苦,离人怨,山河破碎,百姓涂炭,莫非只为成就一将功名?你看山下平畴万里,村落安宁,能闻鸡犬之声,能见烟火之色,莫不也是一派风光?

我默然无语。

“能以我个人之力,免国家十年,二十年刀兵,便是我之价值,谁愿与你们计较什么四美,什么大德?”

我呵呵干笑着奉承说,“只是苦了您,总要给个认证,才说得过去。”

她不屑,只再说,“你们这些男人,只见得杨玉环的回眸一笑,见不到无颜色的六宫粉黛。偏我是不认命的,飞蛾扑火了一回,你们见到了,有了一千年又一千年的臆想。我的容颜,毛延寿画不出来,你们就画出来了?我的心思,元帝不识,你们就识得了?”

我口中喃喃,不敢直面,而后她厉声道,“非色既无女子尔?”

我一时语塞,尴尬地转移话题,问她对超女和韩剧可有看法。她鼻息一声“切”,连“无聊”都不说与我,就将身影与暗香淡淡的隐没去了,不对,是我小酣的意识淡淡的苏醒过来了。

 

四、

 

小宝从后边拍我肩膀,问我嘟嘟囔囔的在念经吗?

我说在与美女聊天。

美女你也见到了,该去蒙古大营战斗去了吧。

老这样子,是不是想不让我再来呼市了?

他回答却也干脆,没错,只你来了就得不醉不归。

 

 

2006422凌晨,写于北京。

2016928,修改于北京。


『云 . 游』内蒙随笔④ ——醉对昭君 - 坐看云起时  - 坐看云起时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